读书网 >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 > 第一章 曾恪?曾哥!

第一章 曾恪?曾哥!

  中国,四川。

  一座绿草如茵的足球学校中。

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老子终于又进球了!三年!三年啊!我的进球数终于达到了十个!MMP,从现在开始,谁都阻拦不了我的脚步!巨星之路,从此开启!钞票,美女,豪车,豪宅……哼哼,我的征途可是星辰大海,这些,统统都是我的!”

  “我的,统统都是我的!”

  喧嚣的训练场上,突然响起了一阵神经质的大笑声,紧随而来的,就是狂妄的大叫声。

  一个脸庞上还带着青涩稚嫩的少年,正站在禁区内张狂的挥手大叫,神情之间满是自得,眼神更是红得吓人——这完全是激动所致,眸子里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待!

  周围的队友们并没有上前参与庆祝,而是用一副看白痴般的无奈眼神,注视着少年,有人更是摇头,纷纷叹气。

  “曾哥的老毛病又犯了!”

  “这笑声真是太渗人了,不就是进个球么,还是训练赛中的进球,有值得这样激动兴奋么?”

  “嘘,小声点~你是新来的,不太清楚,咱们的这位曾哥,脑子可有些不大正常,我跟你说,明明是一个门将,却成天想着进球,你说这脑袋是不是不正常?……这几年的功夫,因为积极参与进攻,曾哥丢的球可比进的球多的没法计算,可他还是屡教不改……啧啧,有时候我都为他的坚持而点赞呢!”

  “……听你这么说,看来曾哥的脑部构造却是异于常人……对了,曾哥总是这么干,教练们都不说什么的吗?要换做是我,估计早把这种‘刺儿头’给踢出足球学校了吧!”

  “这话你可要说得小声点,可别让曾哥听见了,否则揍你一个满脸开花都是轻的……你是不知道,曾哥可是背后有人呢。他可是有干爹的呢,带队的大牛教练你知道吧,那就是他的靠山……我们可惹不起!”

  队友们的议论虽然很小声,但依旧源源不断的传入到了“曾哥”的耳中,要放在以往,谁要是对他“积极进球”的行为有所不满和指责,估计他早就翻脸把拳头挥过去了,但此刻他的心情正好,却是毫不理会,只是自顾自的神经质大笑,不时的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周围的“小毛孩”,撇嘴,你们懂个鸡毛,谁说守门员就不能进球了?谁说门将就不能有追球了?谁说……

  算了,我跟你们这群没志气没理想没文化的“三无”小毛孩置个什么气,老子的征途是星辰大海,你们懂个锤子!

  曾哥仍旧在原地张狂的大笑,因为兴奋,就连手中的门将手套都被他当做了庆祝的工具,一个一个的扔到了场边。

  “进球漂不漂亮!”

  曾哥雄赳赳气昂昂的冲着周围的队友和“对手”们发问。

  “漂亮!”

  众人齐声回应。不回应不行,曾哥可是足球学校一霸,谁要是不配合,那么曾哥可是会在私底下好好的和他们交流交流。

  “曾哥帅不帅!”

  “帅呆了!”

  众人又是齐齐大叫。

  “恩,看来你们还是挺有眼光的,我已经将我的优秀和出色隐藏得如此之深,却依旧被你们看出来了,嗯嗯嗯,不错,既然如此,那还等什么,举起你们的双手,挥舞起来,Evevry Body,跟着我一起摇摆起来,动次打次,哟哟哟……”

  曾哥很有节奏的一边叫嚷,一边忘乎所以的挥舞双手,对于这个神经质一般的队友,周围的人哪怕是早就知道其不靠谱,但仍旧是一脸黑线,却还是很给面子的跟着一起“动次打次”的鬼扯起来。

  “曾恪,你特么的鬼扯什么?”

  “还踢不踢?还踢不踢!你特么的还踢不踢!”

  训练赛中临时充当裁判的教练张大牛实在是看不过去了,怒气腾腾的冲了过来,一边大吼,一边张手扬起就要给曾恪一个暴栗,这个家伙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,训练不认真,一天做白日梦,还罔顾教练们的“警告”,总是不务正业,特么的,要不是看在你已经故去的父亲的面子上,老子早就忍不住把这个“刺儿头”给赶出足球学校了!

  “呀呀呀,好凶狠凌厉的抓奶龙爪手!哼,不过小爷也不是吃素的,看我的凌波微步!闪,我闪,我再闪!”

  张大牛气势汹汹的暴栗落了空,曾恪就像是一条滑不手的泥鳅,身子一矮,脑袋一缩,就躲了过去。张大牛扬手,再打,曾恪再躲,如此几番之后,张大牛是累得气喘吁吁,而曾恪则是一副“你就是打不到,能拿我怎么办”的表情,顺带着还冲张大牛好一阵挤眉弄眼。

  周围响起低低的嗤笑声。

  这样的场面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曾恪这个刺儿头,很多时候都把队内的教练们气得跳脚,却偏偏拿他没有任何办法,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结果……屁用没有,这家伙依然跟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,凭着自己的喜好肆意胡为。

  小球员们都是见惯不怪,不过每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,都是忍不住大笑开怀,甚至还有着一丝丝羡慕和向往——曾哥可真是他们的偶像啊,在满是条条框框的足球学校,也只有曾哥才能活的如此潇洒随意了。

  大腹便便的大牛教练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心里暗骂了一声“这个不知好歹的兔崽子”,叫道:“曾恪,你可真是够皮的啊!行,你继续皮,看我今天能不能把你收拾得服服帖帖!”

  见到大牛教练真的发火了,曾恪脸皮一涎,嬉笑着把脸凑了上去:“好吧,牛教练,我错了,来来,朝这里打,为了平息你的怒气,我今天也算是豁出去了,对,就是这里,打左边!狠狠打!”

  旁边有熟悉曾恪的人,用手捂住了额头,一副不愿再看的模样,得,我们的这位曾哥,幺蛾子还真是层出不穷啊!

  果然,张大牛瞪大了眼睛,抬手指了过去:“你……”

  “左边不够么?那好,那右边也给你打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张大牛气得手指都在颤抖,正想动手,曾恪却是转身一溜烟跑了。

  “我就知道牛教练舍不得打我!好吧,不打就算了,牛教练,我先走了啊!”

  小球员爆发出一阵哄笑声,张大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最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这个曾恪,他还真是拿他一点儿辙都没有,算了,听之任之吧,反正也快到年纪了,时候一到,把他往外面一推荐,有球队要,那是他的造化运道,没人要,那就不关他的事儿了——早点滚好,眼不见心不烦!

  兀自摇头之间,张大牛忽然想起了什么,冲着远处大喊道:“曾恪,你去哪里?训练赛还没完呢!赶紧给我回来!”

  “我独自疼!拉屎去!”

  曾恪头也不回的声音遥遥传来。

  又是一阵哄笑过后,有小球员小心翼翼的问张大牛:“教练,训练赛咱们还要继续吗?”

  “继续你个头啊!”

  张大牛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声,在曾恪那里屡屡吃瘪,在这些小家伙面前,他的威风抖得还是挺足的,双手一摆,背着手就走了,“守门员都跑了,你要空着门和对手打比赛啊?滚一边去,自己训练去!”

  背着手,张大牛一摇一晃的走了。

  ……

  “那边发生了什么事?是有什么好玩的么?”

  一头柔顺飘逸金发的珍妮弗蹦跳着出现在训练场边,刚刚来到中国的她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分外的好奇,从小跟在父亲身边,耳濡目染的她也想看看中国的足球训练场和德国的有什么不一样,所以趁着父亲和一些中国同行们谈论事情的时候,她就偷偷的跑了出来。

  在听到那渗人的神经质笑声的时候,珍妮弗还被吓了一跳,而后才是好奇的朝训练场上张望,她正想走过去看个究竟的时候,人群却又很快散去了。

  “请问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珍妮弗拉住了一个路过的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,询问道。

  被拉住的老兄一脸的懵逼,倒不是因为眼前的洋姑娘长得很漂亮,而是……特么的,对方说的什么,他完全听不懂啊,老子连英文字母都不会认识几个,你特么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,谁知道你说的是啥?

  “I don’t know!”

  老兄搜肠刮肚,想了半天,只憋出这一句蹩脚的英文短语。

  珍妮弗愣了一下,随即大喜,听不懂德语,会说英文,那就好办了,英文,我珍妮弗也是很拿手的!

  “他们在做什么?”

  这一次珍妮弗换上了英文。

  “I don’t know!”

  “你会英文吗?法语也行?”

  “I don’t know!”

  “除了I don’t know之外,你还会说点别的吗?”

  “I don’t know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珍妮弗彻底无语了,她算是明白了,自己纯粹是在对牛弹琴,对方压根就不会外文,除了I don’t know,就还是I don’t know了!

  “ you!”

  珍妮弗满头黑线的挥手作别。

  这句话老兄倒是听懂了,“Byebye”谁不会啊,“Byebye!”,老兄得瑟的回应了一句,然后带着成功以英语和外国友人交谈的喜悦,兴高采烈的离开了。

  珍妮弗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却是亦步亦趋的走近了训练场。

看过《足坛最强作死系统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