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网 > 弃妇有毒:腹黑爵爷禽深款款 > 第1352章 相信他
  这么些年,假的李欣汝心里那是一个苦啊,遇到亲人的喜悦,再加上喝了酒,让她的心房一下子就松了下来,都说酒后吐真言,假的李欣汝就在醉酒后,把这些年的经历都倒苦水般的说了出来,听得这个才重聚的弟弟蒙高一愣一愣的。

  蒙高在得知姐姐成功进入皇宫,成了皇帝的宠妃又自己放弃了这一切荣华富贵后,心里扼腕不已,总觉得姐姐太蠢了,完全没有考虑到姐姐在宫中假冒的身份和提心吊胆的日子。

  他在第二日便劝说姐姐,重新回皇宫,他的心思很简单,姐姐成了宠妃,那他这个弟弟自然水涨船高,肯定一下子也会荣华富贵跟着来,成为贵公子,再也不要看人的脸色过日子,再也不会被人笑话,可以在昔日那些欺负他的人面前扬眉吐气,耀武扬威一番,好出一出这些年的恶气。

  可是假的李欣汝却没有被那荣华富贵迷住眼,她深知那其中的凶险,一不小心就会掉了脑袋,而她所求的不过是找到自己失散的弟弟,姐弟两个相守在一起,安安稳稳的过日子。

  所以,假的李欣汝想都不想的拒绝了,这让蒙高很是失望,再劝说姐姐无效的情况下,甚至跟自己的姐姐闹起了脾气。

  他知道姐姐很是在乎他,就拿自己逼迫姐姐,他开始出入赌场,挥霍仅有的一点点积蓄。想着没钱了,姐姐就会厌恶这没钱的日子,自然会带着他回皇宫。

  即便假的李欣汝在离开的时候,孟碟仙已经给她了一笔很丰厚的银子,再加上身为妃子时候身上的首饰也是很金贵的,可是依旧不够蒙高挥霍的。

  在接二连三打发了几次上门逼债的人之后,假的李欣汝觉得很不对了,就开始勒令蒙高远离赌场,否则再也不管他。

  可是赌场的人却像是闻到了诱人的肥肉一样,知道蒙高有个手里有货的姐姐,于是蒙高不去,也会让人引着他来。

  赌博这种东西,一旦上瘾,就再也很难不碰,再加上赌场的人刻意诱之,蒙高根本毫无招架之力,于是一下子蒙高欠下了巨额的赌债。

  这一笔巨额的赌债,一下子让假的李欣汝手里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也不够,她一下子气的想痛打自己这个弟弟一顿,可是赌场的人却押着蒙高,说是不还债就把蒙高打残,或者打死来抵债。

  假的李欣汝一下子又心疼起来这个弟弟,恨也不是怪也不是,此刻也只一心想着先把弟弟从赌场解救出来再说。

  于是就把全部的积蓄拿出来,跟赌场谈好条件,先把弟弟放了,给她一个月的时间,她想办法凑够剩下的钱,若是不同意,就直接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,把她和她弟弟的命都拿去好了。

  赌场本来就是设计的仙人跳,根本就是没有本钱的买卖,图的就是钱,而非人命,在看到假的李欣汝那么决绝的态度上,也就妥协了,把一个月的时间缩短成了二十天。

  双方达成协议后,赌场就把蒙高给放了。

  假的李欣汝哪里能弄来那么多钱,而她也知道赌场的人若是收不到剩下的钱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到时候弟弟还是会有性命之忧,这么短的时间,她也没有能力赚来这么一笔钱。

  思来想去,唯一的出路就是去京城找孟碟仙,请她帮帮忙。

  看在往日她尽心报答她的面子上,假的李欣汝有把握孟碟仙会帮她这最后一次。

  而她也得到了蒙高的保证,解决完了这一次事情,再也不进赌场了,老老实实过日子。

  于是,假的李欣汝就带着蒙高重新去京城。

  而蒙高得知姐姐要带他去京城,别提有多高兴了,直接是姐姐让他保证什么就保证什么,屁颠屁颠的跟着就去京城。

  而才踏上京城的地界,假的李欣汝正在想着办法怎么联系孟碟仙,蒙高却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,悄悄一个人跑到了皇宫门口,跟人说他知道皇上的李妃在哪里。

  蒙高的心思很简单,他知道姐姐不会自己主动再进去皇宫,但是他只要把姐姐的行踪透露出去,告诉皇宫里的人,那么就会有人来把姐姐带回去,这样姐姐不回去做宠妃也不可能了。

  他觉得自己的这个主意好极了,完全没有去想会不会有人相信他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皇上的李妃早就死了,哪里可能还活着,还需要人来告密一样的告诉她的踪迹。

  守卫宫城的人直接把他当成了神经病,把他驱赶。

  蒙高急啊,就不走,于是就被恼怒的士兵一阵毒打给扔了出去。

  而这一幕恰巧被经过的万壑看到了。

  于是,他就把蒙高带了回去,就有了后来这一幕。

  事实上,并不是孟燕青派人追杀蒙高,而是蒙高被守宫城的士兵给打了。

  但是,这大殿里的人,都是位高权重的人物,谁会在意一个被小小士兵毒打的神经病,这么小的事情,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,所以这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么一幕。

  蒙高按照记忆里姐姐说的那一切,详详细细的说着。

  万壑一边听一边冷笑,孟燕青,右相,孟碟仙,顾爵西,你们一个也别想跑掉。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,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,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。

  即便皇上此刻不信,他也有的是手段,把那个假的李欣汝带出来,让她把孟燕青、右相、孟碟仙、顾爵西全部都咬出来,他要一次性把这些人全部打倒弄死。

  右相满脸悲愤,指着已经结束的蒙高,“你竟然血口喷人,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?我女儿清清白白入了皇宫,做了陛下的宠妃,怀了子嗣,这是多大的荣耀,全天下的人都看着呢,哪能容人造假?我的女儿我还会不认识吗?我的女儿,放着天子不要,偏要去要一介布衣,这是何道理?试问谁家的女儿会这么做?当父亲的会允许她这么做?简直是满口的胡话乱编。”

  万壑冷飕飕的接口道,“是啊,放着天子不要,

看过《弃妇有毒:腹黑爵爷禽深款款》的书友还喜欢